烤馒头

盾铁 内梅

NOONE_无名:

重发了🤔奇怪

All铁图粮授权搬运:

【盾铁】全是Iyo太太的!共9p,基本是以无限战争为背景,刀糖都有

霓虹太太真的很喜欢蛇队耶

原推:@Iyo14_0521

授权图:http://alltiepic.lofter.com/post/1fa022ef_eee1785a

JILL:

恶魔蛇队与天使美队

其实是昨日份的摸鱼今日发而已。

2p3p是PNG格式的头像来着==我只是把他单独截了而已。

基友说觉得我要脱饭了。。天啦撸!天大的冤枉好么!!!

【盾铁】如果Tony失忆了(小甜饼一发完)

相思汪:

- cp【盾铁】有一句话【绿寡】,有(盾视角的)【寡→铁】


- 非常弱智的小甜饼,盾有点腹黑


- 人物属于Marvel,OOC属于我


  复联3前吃口糖吧❤!






1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


 


第一个冲过去是离得最近的Natasha,女特工焦急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来的时候,远在战线另一头的Steve才后知后觉地了解情况。


 


Tony从天上掉下来了,盔甲系统全部离线,怎么呼叫都没有反应。


 


美国队长手里的动作慢了半拍,一颗流弹擦着他的肩膀过去。


 


上帝啊,他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那边。一瞬间涌起的情绪把Steve冲了个窒息。


他勉强镇定心情,尽快处理好手上的任务往那边赶去——但他仍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Tony背对他,双手撑着跪在地上。一旁的Natasha扶着他的肩膀,似乎正在说着什么,两个人看不清表情。


他的盔甲被暴力剥离了大半,不知是救援造成的、还是战场伤到的,残破的电路和撕裂的金属看上去令人心惊。


 


即使这种时候,Steve还能分神想着对方这样也不减风采——他轻轻晃了晃脑袋,把不合时宜的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


也是他看到对方已经恢复了意识,才有精力想这些有的没的。


 


Steve还来不及真正意义上松一口气,就被打回了原型。


 


Tony闻声抬起头来,看向他。


 


——这不对!这绝对……!


他不由自主绷紧了身体,头皮砰得一下炸了。


 


对方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刚清醒过来的迷糊,不如说是一种状况外的茫然。


Tony没有那种Stark式的自傲表情,也没有见到自己时会亮起来的眼神。


 


女特工也一起望过来。向来处变不惊的俄罗斯女人紧紧拧着眉头,绿眼睛里全是化不开的沉重。


“Tony好像失忆了。”


 


2


 


那一瞬间,Steve说不好自己脑子里闪过些什么。他想他可能完全放弃了思考。


他不清楚自己该干点什么。于是就那么愣愣地站着。


 


直到昆式战机降落卷起的气流吹乱他的头发,美国队长才找回了自己的脑子。


 


他大迈两步上前,一齐半跪在Tony旁边。


Natasha细心护住呆愣中的Tony眼睛的动作刺痛了他的神经。


 


Steve试探性地叫了声:“Tony?”


 


对方似乎对自己的名字并不敏感,迟了两秒才给出反应:“啊?”


 


“你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吗?”Steve的表情愈发沉重,他拿出最后一点希望问道,“那你还……记得我吗?”


 


“呃……抱歉……”小胡子男人错开了眼神。对方垂下的长长睫毛像刀子一样扎在Steve身上。


但却意外多说了几句:“我记得……Stark、钢铁侠,还有其他很多……”


 


失忆了的男人语气慢悠悠的,配着Steve依旧熟悉的音色感觉违和得不行。


 


对方把之前的信息结合起来,情绪依旧十分茫然:“Stark、Tony·Stark?我有点乱、抱歉……”


 


他甚至在三句话之内表达了两次歉意——如果不是时机不对,Steve真想用摄像机记录这个场景。


 


被晾在一边的女特工看看不远处的昆式,又看看不知道为什么、一碰上就“黏”在了一起的两位复仇者,建议道:“先回去再说?”


 


美国队长闷闷地应了一声,却又往前靠近一分。在对方下意识往后躲的瞬间、拦住了Tony的肩膀,在他后颈处摸索了两下,啪地一下打开了先前没人敢硬开的头盔。


 


在Tony超轻的一声惊呼中,Steve温柔地笑起来:“我们先回家好吗?给你做个详细的检查。”


他的手顺着脖子往上摸去,后脑下方有一块头发粘连在一起。从触感上判断、这个黏腻湿润的感觉应该是血。美国队长默默咬紧了牙齿。


 


“回哪儿?谁家?”就算失忆依旧机敏的男人缩紧了肩膀,眼神也变得有点抵触,“说起来你到底是谁?”


 


“回咱们家。”Steve依旧笑眯眯的,把对方打横抱了起来。


 


也就Tony的脑子全是浆糊、一无所知。同美国队长共事多年的Natasha立刻抽了抽嘴角:这是个什么表情……还有这个让人误会的用词是怎么回事?


 


“你把我放下来!”


“我怕你还有其他伤到或者骨折的地方、会加重伤势。你乖一点,不要乱动。”


“没有!受没受伤我自己不知道吗!……”


 


在逐渐远去的吵架声中,女特工无奈地耸了耸肩。


她怎么觉得自己被针对了?莫名其妙啊。


 


3


 


“从扫描结果来看,出血压迫并不严重——但也不排除有这方面的原因,”Banner博士在平板上滑动两下,打算展示给对方看数据结果,却不想美国队长完全没把视线分给他、于是只好继续自己往下说,“但我更倾向是魔法的作用,或者用铁罐的话来说、某种更高阶科技的干扰,他的盔甲突然离线也很奇怪……”


 


抱着肩膀一直观察屋内情况的Steve应了一声。


 


屋子里的Tony头上缠着着一圈厚厚的绷带——如果是以往的他一定会跳着说丑、不管不顾一定会拆了换成效果不好的外敷药物——现在倒是乖乖呆着了。


 


Steve轻轻笑出声来:“这样也挺好的……先别让Tony管复仇者的事了,我会想办法找到敌人大本营的。”


 


“我也这么想的。”顺着他的视线Banner也望进去,失忆了的Tony·Stark看上去非常乖巧,“还好他对Friday接受得很快——其他一些事物也是、我感觉这并不是一般的失忆,更像是记忆发生了错乱……”


 


“……他对你记得多少?”美国队长的视线转了过来,蓝中带绿的眼睛看上去幽幽的有点渗人。


 


“呃……他记得Hulk,”老好人一无所知,窘迫地挠了挠头,“不记得我……”


 


Steve心气儿顺了。他笑着拍了拍同僚的肩膀以示鼓励,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Banner一脸不解:???


 


4


 


失忆——准确来说是记忆错乱的钢铁侠得到了大部分复仇者的一致好评。


 


吾友,你比以前好说话多了!当然不是说你以前不好,只是你现在真的很爽朗,男人就该如此啊!


这个评价出自有话直说的Asgard之子。


 


放在以往,敏感的超级天才一定会揪着其中的漏洞不放,这一次他反而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哪怕Thor拍得他肩膀咣咣直响,Tony也没有任何不高兴的迹象。他甚至愉快地答应同对方一起吃炸鸡喝啤酒——一个他不怎么会入口的搭配。


 


就算“自己”被忘记了的Banner也十分欣慰。


 


失忆了的Tony·Stark仍旧是Tony·Stark,嘴炮和倔脾气半点没打折——就比如这三四天来,对美国队长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管我?你算我什么人啊?


 


但他也迷之乖顺。比如和Thor喝醉后的第二天、会一反常态地去找Banner要醒酒药。


 


一贯稳重的复仇者谈论起这点时、脸上一直带着老母亲般的笑:“铁罐那个刚睡醒还难受着的小语气真的特别戳人,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对一个四十多的男人用可爱这种形容,但真的就——唉、虽然我没孩子吧,但他来找我的时候,真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终于过了叛逆期的欣慰感……”


 


然后捂着脸和一旁的女特工笑成一团。


 


Natasha,她是被Tony记住最多的复仇者。


Tony甚至问她之前想要的限量款还要不要了——虽然这已经是三个星期前的事情了。狡猾的俄罗斯女人笑眯眯收下了第二份限定套装。


 


而被捉弄的最多的依旧是我们可怜的Clint。


光Steve看到的、Tony装头痛装可怜从对方手里骗来小饼干这种操作——三天之内已经发生第五次了。


 


最哀其不幸的在于,被骗了无数次的鹰眼一点都没发觉。他在Tony大眼睛的可怜攻势下、一遍遍和对方强调他们是最好的朋友,然后屁颠颠地跑出去给“病患”买甜甜圈——在Tony转过头憋笑的前景对比中……


 


而最不适应这种改变的要属Steve。


核心的原因在于——他几乎完全被Tony忘记了。


 


只说几乎,是因为失忆的Tony居然还记得美国队长——也只有美国队长。


 


Tony稍微冷静之后、似乎也整理了思绪,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想起来了!你是美国队长对不对!你什么时候复活的?”


 


天知道Steve当时多想把自己红白蓝的制服扒下来。


 


对方亮晶晶的眼神就像见到了动画片里的童年偶像——好吧,好吧,Steve得说自己就是这么个设定。


 


那个眼神那是因为美国队长。而不是因为Steve·Rogers。


 


当这个怨妇般的想法在Steve脑子里冒出来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这几天的不对劲是怎么回事。


从他第一次与失忆的Tony眼神接触、就感到难受的原因是什么。


 


他喜欢Tony。


 


而Tony也喜欢他——以前,原来。


 


时间限制词往上一套,Steve就觉得心脏抽痛。他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属于上个世纪、还是在冰里冻太久,情绪都麻木了。


作为超级英雄,他很难分出一根神经绷在恋爱方面——他没注意到Tony的各种小细节、没注意到Tony对他独特的态度,如此也就罢了,他居然也一直没注意到自己对Tony的感情。


 


Steve顺着笑声望过去。


 


个子高大的神域人把小胡子天才半圈进手臂里,两个人对着一部——Tony以前根本不屑于看的科幻电影——笑得滚在了一起。


 


失忆后的Tony笑容少了很多内涵,那些Steve看得懂或者看不懂的、一层层的伤痛和伪装,百分之八十都不见了——Tony现在笑起来看着像年轻了十岁。


 


真诚,明亮。


并且十分漂亮。


 


Steve默不作声错开了视线。


 


5


 


但Tony·Stark就是Tony·Stark,永远不会消停超过一星期。就算是版本更新出错的他也没有例外。


 


在战场上看见那个“许久不见”的金红色身影时,Steve一声脏话脱口而出。


公共频道的其他人还来不及惊讶美国队长的不文明用词,Natasha的声音就跟着响起来:“Tony!我不是说你不要来吗?”


 


“诶呀,没事的,我就是丢了点记忆、又不是痴呆——没有我、你们的空中火力怎么办?”


 


听着对方满不在乎的语气,Steve的额角突突跳了起来。


 


但战场到底不是闲聊家常的地方,容不得他们再多争执几句谁对谁错、敌方的又一波进攻就冲了上来。


 


Steve没法不去注意对方的动向。他一边处理着面前的敌人、一边时不时确认钢铁侠那里的情况——对方在他视线外发生意外的事故,像一把剑般悬在头顶,时刻提醒着他的失误。


 


没把对方的安危挂在比自己更高的位置时,美国队长根本意识不到超级英雄是个多么危险的职业。


他是军人,是复仇者,他理所应当为普通民众献出生命——但这个身份换给了Tony,而且还是失忆的Tony时,一直做最全面打算的Steve莫名焦躁。


 


在战火第一线发呆的后果,就是很容易被偷袭。


脱手甩掉了盾牌的Steve不得不用肉体接下眼前的一击——巨大的冲力把他脚下的地面都震碎了,手臂传来骨头爆裂的声响。疼痛加重了他的烦躁感。


 


于是战斗一结束,美国队长就拦下了要飞回家的钢铁侠。


但果然,没说几句两人又吵了起来。


 


Tony焦糖色的眼睛就差没直接写上“你有病啊”这几个字。Steve异常焦躁地用指腹蹭着盾牌,眼神一刻也没从对方脸上移开。


 


“不只是记忆的问题,你已经受了某种不知名魔法的影响,会不会有其他问题还很难说!别总做出这种让人害怕的行为好吗,Tony!”


 


脾气多少有点变化的小胡子不耐烦地用脚拍打着地面,放在以前,他早就合上面甲、不打招呼直接飞走了。他就是喜欢用这种决绝的处理问题方式——Steve一样不耐烦,他感觉自己心口有一把火在烧。


 


意外的,这一次是钢铁侠先服了软,他放松了神情、打着哈哈想翻过这一页:“好了好了,再怎么说我也是复仇者,能别把我当小孩子看吗?”


 


一边的女特工也走过来劝架:“Cap,别太苛责了,这不也没事儿吗?大不了下次出任务,我们挑个人来看着他就是了。”


 


苛责?自己吗?


本来消了一半气的Steve不知怎的又被点燃了怒火。如果是理智在线的他一定会对这种转变、感到莫名其妙。


 


“就是说啊,”见有人帮腔,Tony马上嬉皮笑脸起来,“我这不好好的吗?你也不夸我刚才那一炮轰得有多帅!”


 


Steve皱着眉头,看了看对方拍在自己肩头的手甲,又看了看男人明明在邀功却一点都没有认真的表情——他不是这样的,他不应该这样的……就算他们吵得把房顶都掀了,Tony也不该用这种:好像在看他、又好像在看一个不相干陌生人的眼神……


 


“我在认真和你说话!”Steve大力挥开了他的手,怒气中的声音带着颤抖,“你还开玩笑?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女特工被他突然发作吓了一跳。Tony也愣住了,手还停在半空中没有放下。


但他很快找回了心情,不高兴的语气带上了Stark风格:“你这说的什么话?管的太宽了吧,美国队长,你算我什么人啊?”


 


又是这句话。


又是这句话。


 


这一次他甚至不屑连名带姓称呼他。只有无比生分的一句美国队长。


 


Steve被气得笑了一声,音量又提高八度,几乎是在吼了:“凭我是你男朋友!Tony·Stark!”


 


这句话刚一出口,Steve就后悔了,恨不得找个时光机、把十秒前的自己按进下水道。但被牵扯到的另一人反应更大,完全没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Tony脚下一滑,被吓得一连退了两步。


 


站在不远处、本来在看戏的复仇者一下子全噤了声。


自认不了解中庭人的Thor闭紧嘴巴不敢说话,Banner看来看去不知该站在谁那边,只有稍微有点预见性的Clint换上了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一向冷心冷气的女特工也收了声,不动声色地远离了战火。甚至在Tony向她这个——醒来后“最熟”的复仇者——投来询问的眼神时,心虚地转开了视线。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七分真三分假的、Steve的声音一下子软了下来,五官也委屈地揪在一起。


他往前逼近一步,怨念道:“我本来想等你慢慢想起来、不想逼你太紧,没想到……你一直对我这么大意见……你其实、根本、不喜欢我吧?”


 


在金发男人小小声的“你只是因为愧疚才和我在一起”的埋怨中,包括Clint在内的复仇者都一副打哈欠吃到虫子的表情。


连往日一直保持优雅的Natasha也绷不住表情,缩起来的脖子甚至硬挤出了双下巴的轮廓。


 


“呃……我、我不是……”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千八百度大逆转的小胡子男人红了脸,说话磕磕绊绊地连不上句子。


但他仍不愿相信,于是再一次把视线转向了其他复仇者:“这是……真、真的?”


 


“你果然还是不相信我……”Steve的声音可怜巴巴的,“出意外的前一天我们刚确认关系,我一直对之后充满了期待,没想到……”


 


和声音不符的、美国队长的蓝眼睛炯炯有神,一眨不眨地越过Tony的肩膀看向一众复仇者。


 


Clint在这种颇具威胁意味的眼神下、后背冒了一层冷汗,他硬着头皮第一个开口:“可能吧……其实你俩一直、嗯……内什么来着……”


 


“对不起……”Tony转回了脸,脸上是异常真诚的歉意和心疼,“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Steve努力压住自己上扬的嘴角,张开了手臂:“Tony。”


 


“呃……”Tony本就害羞的脸看上去更红了,他同手同脚上前,把自己放进对方的怀抱里,“抱歉,Steve。”


 


另一种方式得偿所愿的男人紧紧搂住怀里的人,终于轻松地笑了起来。


 


倒退着走远的Natasha这下终于确认了:这几天都不是错觉,美国队长确实对她充满了敌意……但这关她什么事儿啊?!她也不知道Tony为什么不记得Cap偏记得自己啊!


 


6


 


Steve·Rogers和Tony·Stark,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就这么莫名其妙确认了关系。


 


最想要的抓在手里后,Steve智商也涨了好几十个百分点。


他终于理解了Tony为什么只对他的身体接触异常抵触,而不避开Thor或者Clint的;也理解了对方事后看起来十分刻意的疏远、是由什么内核驱使的。


 


Steve得说Tony的性格是变了不少。已近中年的超级天才、情绪甚少外漏,小心翼翼的表达更多是一种害怕;而开朗了不少的他,一举一动的尝试更像一种引人注意的小伎俩。


 


也许是自己被冲昏了头,才一直没能注意到吧——Steve笑着吃下了自家恋人用叉子递过来的西蓝花,没像以往那样念叨他该多吃蔬菜。


 


他现在心情好得不行。就算世界下一秒毁灭,他也要抱着Tony走向死亡,所以发生什么都不重要。


 


一旁的Clint侧过头做了个呕吐的表情。


 


Tony进入角色的速度比他们想象得更快。当不再浑身尖刺却依旧傲娇毒舌的超级天才、用那种‘满是情意’——Clint语——的眼神望向美国队长时,大家才弄清这好几天的违和感是什么。


 


伟大的鹰眼侠更是把当时的临门一脚反复吹嘘,说自己推铁罐这一把是多么多么正确、多么多么有远见。


 


而这两位复仇者、超级英雄,一位上世纪出生年仅半百的老人家、一位常年占据新闻头条的花花公子,‘不负众望’地进展奇快。


 


几天之内,他们眼睁睁看着两人从一开始别扭的拉手,到十指紧扣;动不动抱成连体婴状态,到美国队长每次出门和回家的亲吻——奥丁的胡子在上,还好没有更多辣眼睛的秀恩爱,要不他们真忍不下去了。


 


两个人甚至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睡在了一张床上!——据说是Steve的意思,据说只是抱着睡觉。


Clint表示他信Loki都不会信Cap这个大/屁/眼/子,而Banner则一脸担忧地决定找当事人谈谈。


 


“我不能那样,这对Tony不公平。我希望能在他完全、真正清醒的时候,再……”美国队长一改这几日恋爱中的幸福表情,垂下的眼睫看上去非常悲伤,“不管是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五年、十年,我都会等他恢复的……”


 


心软的博士一连叹了好几口气,最后小心翼翼问了一句:“铁罐恢复记忆的话,会不会……”


 


“不会。”猜到对方意思的Steve笑了笑,语气坚定起来,“因为他爱我。”


 


被三句话没到又开始秀恩爱给伤害到的单身复仇者轻轻抚了抚心口。他现在理解女特工砸下酒杯恶狠狠那句“我再关心这俩我就是傻/逼!”、当时是怎样的心情了……


 


7


 


Tony的记忆恢复就和发生意外一样没有预警。某一天睡醒,他就就突然想起了一切。


 


当时他还被自己的‘爱人’——Steve·Rogers用手臂圈在怀里。Tony迷茫的眼睛刚对上焦,映入眼帘的就是对方安静的睡脸。


 


于是他不顾形象地直接尖叫出来:“我操!你他妈放开我,Rogers!”


 


一大早被打扰睡眠的美国队长小幅度皱起眉头,更收紧手臂把对方揽进了怀里,一手还不忘把他毛茸茸的脑袋压进怀里。


他习惯性在Tony发顶安慰性一吻,没睡醒的嗓音软乎乎的:“别闹,Tony。”


 


“闹个屁,你松开!我们谈谈!”不买账的、完全版本的超级天才在用膝盖怼了他好几下。


 


强行被叫醒的Steve揉着一头乱糟的金发、不情不愿睁开了眼:“什么事?”


 


“你、你怎么回事?这几天?”一对上男人的眼睛,Tony的气焰一下灭了一半,他支吾了好几次也没法坦然提起两人的关系,“你为什么……我们……?”


 


“什么?”Steve眨了好几次眼,还是觉得干涩——昨天他陪突然要搞研究的Tony折腾到后半夜,和对方诡异(并且不健康)的作息不同,他可没法在三个小时后说醒就清醒过来。


 


“就是、就是……”各种各样的场景涌进Tony恢复运行的大脑里。


 


他想起那些拥抱,那些亲吻。想起自己被眼前的男人从身后环住,被挠到痒处一边笑一边讨饶着表白心意。


他想起对方明亮的眼眸、里面盛满自己的身影。


 


就像在看别人的故事。Tony感觉四肢冰冷。


 


这不对、这不应该。


 


“你是不是在捉弄我?”一个可怕的想法冒出来,Tony的声音哽咽起来,“你觉得这样很好玩,Rogers?”


 


“没有。”听到对方莫名其妙的发言,Steve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被对方突然严肃的表情刺痛,刚‘清醒’过来的小胡子男人绷紧了后背,打算等最后一道死/刑判决。


 


“我承认欺骗了你,我很抱歉。”Steve睡成鸟窝状的金发和他认真的表情完全不搭,但美国队长就是有一秒进入正题的独特气场,“但我爱你是真的,我所有的告白都是真的,我只是想逼你一步,好让你不要一直躲着我。”


 


“什、什么?”完全没料到是这个发展的超级天才卡了壳。他把两个星期里所有相关记忆都翻出来,几秒钟内一次次重建、又推翻。也不知是想说服自己、还是想证明自己。


 


“但我又不喜欢你……”


对,没错,他们不应该这样——Steve一定是喜欢那个坦率又青涩,能和Thor开弱智玩笑、会在接吻时候脸红的自己。那不是他。


“你不觉得自己太不要脸吗?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恋、Rogers?”


 


Tony在心里默默打气,比起日后自己难堪,还不如快刀斩乱麻解决掉这个。


这场意外真的太要命了,要不无论如何、他至少能和Steve保持朋友或者同事关系,现在……好吧好吧、美国队长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他们也许……


 


在Tony脑内思绪爆炸、胡思乱想的功夫,正坐在对面的Steve却被发作的困意折磨,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但一点也不想对Tony发脾气。


 


“我现在已经懂你的想法了,Tony……”金发男人眯着睁不开的眼,凑上前去搂过对方的脖子交换了一个漫长的法式热吻——就是和对方学的——说起来,他即使失忆吻技也丝毫没有退步、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算账呢……


 


“别总想着骗你男朋友了。”Steve把被亲到一脸通红的恋人搂住、两人再次裹进了被子里,“再陪我睡一会儿,我好困。”


 


“……什么?谁他妈是你男朋友!”隔了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的Tony又挣扎起来,只是这次的幅度小了许多。


 


“那等睡醒我们去结婚……”美国队长十个词黏成五个,把鼻尖贴着对方的后颈蹭了蹭,“现在先睡觉、我真的好困,你昨天真能折腾人……”


 


“这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虽然知道真实情况,但还是被对方让人误会的发言给烧得头顶冒烟的Tony,完全没意识到他已经变成了自己口中‘青涩’的那个。


 


在这个温热的怀抱里,他无措地手都不知道该玩哪儿放——同对方尚未睡醒的状态不同,Tony现在可是清醒得不行。


他觉得自己不能单用清醒形容了。超级天才的脑子跟个大功率风扇一样轰隆轰隆,各种情感和记忆把他砸的头晕目眩。


 


一个陌生的词语挠着他的心口。


幸福。


 


“我们得……谈谈,Steve……”


 


他不相信。


 


“Tony,”身后那人的声音突然压低不少,Tony无意识缩紧了肩膀,“要不你让我好好睡一觉,或者我现在就操/你——这几天我什么都没做,你知道的……”


 


“我操!”贴着耳根喷洒出的热气刺激得他头皮发麻,Tony下意思叫了出来。


 


“注意语言,”美国队长在说教后马上接了个大大的哈欠,“再说话我就亲你了……我们睡醒再聊行吗?”


 


“你这都是跟谁……唔!”反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给打断了。Steve的嘴唇贴在他颈侧落下绵密的亲吻,甚至用牙齿轻轻摩挲起细嫩的皮肤来。


 


Tony脖颈的血管突突跳了起来,供血过量的大脑混沌一片:“好、好了好了,我不说话了……”


 


“嗯……”对方终于放过了他的脖子。Tony觉得再亲下去自己就要炸了。


 


“晚安。我爱你,Tony。”


 


留下最后一句告白,美国队长很快睡了过去,只留Tony一个人满脸通红地清醒着。


 


他能感觉到对方强壮有力的身体紧贴着自己的后背,接触的地方全都是能烧坏思绪的灼人温度。美国队长的手臂牢牢圈着自己的腰,规律的呼吸一下下打在他的发丝——如果毛囊也有灵魂,现在估计也要冒烟了……


Tony用手捂住热度未消的脸,无论如何都止不住胸膛里恼人的心跳声。


 


完了完了。世界毁灭了。


 


不然他怎么会在天堂。




End.




复健失败…于是撸了发小甜饼,瞎写还写了8k字……有毒


单身狗真不适合写爱情故事,情话都超级无敌爆炸尬_(¦3」∠)_好羞耻啊……以及明天这时候我没报平安,估计是哭死在影院了,请给你们的小甜饼写手烧一份复4蓝光好吗T.T

薛定谔的諏丶:

Emmmm..用美图秀秀胡搞一发,让你俩面对面。

kiki太好看了!

【EMH盾铁】发情(abo一发完) (NC17)

叶药:

给 @比哈特的马大哒 的投喂


emh盾铁


罗巨盾x小触角


abo发【】情梗+网红姿势


就......小触角真好吃啊...


我永远喜欢小触角!




因为基本全篇是车所以走wb


https://m.weibo.cn/status/4216114051212886?sourceType=qq&from=1083195010&wm=20005_0002&featurecode=newtitle



【扫文】

扫文记录:

All the Little Tricks by:BlueRaw
托尼就只想和史蒂夫保持纯洁的肉体关系,更多的他也给不了了,但史蒂夫明显不这么想。
值得不值得这种事情,凭什么你一个人说了算?这句话说的太好了,我都想把它写下来裱起来,托尼再作的时候随时甩他一脸。
随缘。

怀光:

【双王子盾铁】

史蒂夫是一名王子
他拥有传统而高贵的金发碧眼
就像所有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一样
他正直,善良
这个国家的所有人
都因自己的国家有这么一位王子而感到骄傲

托尼是一名王子
他焦糖色的大眼睛澄澈而多情
他的唇色瑰艳
但他是一名被宠坏了的王子
他的脾气一点也不好
但他是王国里所有少女的梦中情人

为了维持两个国家间的友谊
史蒂夫来到了这个国家
参加托尼的成年舞会
顺便为自己选一位公主
娶回自己的国家
希望会有一位端庄,优雅,美丽的公主
愿意把手交给他
史蒂夫在心中默默祈祷

托尼正在发脾气
因为不能把舞会上的食物都换成甜甜圈
他跳着脚
对着骑士贾维斯大喊大叫
“为什么我的生日会我却不能做决定!”
贾维斯有些苦恼
他一向不太擅长哄人

长公主佩普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
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然后
拎起裙摆毫不犹豫地给了托尼一脚
她冷着脸训斥道
我绝不允许你把我一手操办的舞会
变成大家坐在一起吃甜甜圈的儿童派对
给我老实点

托尼老实了
贾维斯叹着气
为无比乖巧的托尼揉着被踹的小腿
托尼小声说
她这么凶悍,嫁不出去的
贾维斯违背自己的良心点着头
你说的对,殿下

娜塔莎公主和伯爵家的小儿子克林顿
正在舞池里翩翩起舞
克林顿低声说
看到你父王身边的那位年轻人了吗
那是邻国的王子史蒂夫
会有一位公主嫁给他
娜塔莎公主在克林顿臂弯间旋转一圈
翻了个不太优雅的白眼
冷哼一声
让佩普去
我才不愿意呢

佩普公主端着酒杯
漫不经心瞟了眼史蒂夫
很快收回视线
在心里默默的想
比起嫁给邻国的王子
我更愿意当女王
让娜塔莎去吧

而史蒂夫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健谈的国王没有给他好好打量两位公主的机会

此时
托尼挽着王后的手
从楼上缓缓走下
他抬着下巴
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王后拍拍他的手背
笑容有些宠溺
托尼,你倒是看看下面
这是你的成年舞会
如果你能在这里挑选一位女孩做王妃
那就更好了

托尼这才懒懒的掀起长睫毛
焦糖色的大眼睛漫不经心地在场上滑过
他看到的每一位女孩
都会提起裙摆
对他优雅的行礼
而托尼的视线
没有为任何一位女孩儿停留

国王转过身
为史蒂夫介绍
这就是我的小王子托尼
今天是他的成年舞会
这可是个被我们宠坏了的男孩

史蒂夫也跟着转过头
视线直直对上了托尼的
他的心几乎跳漏了一拍
他怔怔的盯着托尼看
看他湿漉漉的焦糖色双眼
看他纤长浓密的长睫毛
看他瑰色的唇

托尼也盯着他看
但是和史蒂夫近乎痴迷的视线不同
他的心里在想
这大个子是谁?
是不是佩普上午说过的邻国王子?
他看着我干什么?
难道被我的美貌迷昏了头脑?
托尼有点小得意
并弯了弯唇
对那个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大个子眨了下眼

史蒂夫差点被这个wink撩拨得面红耳赤
他定了定神
悄悄深呼吸两下
以平复险些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的心跳

国王希望托尼能和邻国的王子交好
以后他们都是要做国王的人
提前建立起友谊是必须的
他把托尼叫过来
介绍给了史蒂夫

史蒂夫几乎拿不稳酒杯
他露出自己最完美的笑容
向托尼伸出手
你可以叫我史蒂夫

托尼慢吞吞的把手塞进对方掌心
飞快的拍了一下
托尼,顺带说一句这是你的礼服吗
看起来像上个时代的产物
你的审美可真——
他还没说完
就被国王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上

没等托尼跳脚
史蒂夫立刻将托尼护在了怀里
无比诚恳的对国王说
不能这样对托尼

管教儿子的国王:………??
还以为史蒂夫会生气的托尼:………???

史蒂夫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托尼这么可爱
为什么要打托尼
国王太粗暴了!

托尼没忍住
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
史蒂夫,你说的对
臭老头太粗暴了
国王被气的不停抖动胡子
重重一哼
转头就走

托尼说他看到了一位朋友
要去打个招呼
史蒂夫恋恋不舍的与他告别
忍了又忍
还是没忍住
往托尼离开的方向走去

然后他看到了
托尼像做贼似的
躲在窗帘后面
催促着骑士贾维斯拿出甜甜圈
是草莓味的吧
托尼严肃地询问
贾维斯同样严肃的点点头
像掏出宝箱钥匙那样郑重地掏出甜甜圈

史蒂夫偷偷的看着
心都要软得一塌糊涂
怎么这么可爱!
他在心里尖叫着

当天晚上
史蒂夫给自己的父王送了一封加急信

邻国的国王展开信
看到上面写着:

父王,一切安好
我顺利的找到了自己一生中的挚爱
他优雅,高贵,出生于皇室
他美貌的脸蛋无时无刻不吸引着我

国王满意的点点头
接着往下看

但唯一和我们计划的有差入的一点是
他是一位王子
而不是公主

国王手一抖
把信给撕了

第二天
史蒂夫也收到了国王的加急信
他忐忑不安地展开信纸
上面只有四个大字
开心就好

史蒂夫为父王的开明感到骄傲
并从座位上一跃而起
奔向国王的办公室

当国王听到这位邻国的王子想求娶托尼时
心态都崩了
我有两个女儿!
国王暴躁地转起了圈圈
大女儿佩普端庄优雅
小女儿娜塔莎性感美貌
而你却告诉我
你看上了我的小儿子!
我刚成年的小儿子!
我们国家的王储!
未来的国王!

史蒂夫紧张的表明心意
我对他一见钟情
如果可以
我愿意把心都献给他!

这个时候
托尼穿着绸子的睡衣
打着哈欠推门进来
他的眼睛因为困意还半眯着
含糊不清地问
什么?
把心献给谁?

史蒂夫白净的脸上腾起两抹红晕
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看

噢!多么可爱的托尼!
他乱糟糟的头发!
半眯着的眼睛!
睡得满是褶子的睡衣!
脚上趿拉着的拖鞋!
多么可爱!
相比之下我穿的这一身礼服真是太古板了!

托尼大剌剌往一旁的沙发上一躺
摸了个果子卡擦卡擦的吃
老头,你叫我来做什么?

国王看他这没骨头似的懒散样儿就憋闷
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喏,史蒂夫向我来求娶你
你觉得怎么样?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儿了
他不禁屏住呼吸
万分期待地盯着托尼

而托尼把嘴里的果子吞下去
冷静地说
噢,我不要

史蒂夫的心重重地掉进了胃里
他费了很大的力气
不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太可怜
他结结巴巴的开口
我们国家的人很好…
我的父王也很好
我…我可以带你一起去看花园里的花
父王一定会喜欢你
我、我……

史蒂夫的声音越来越小
几乎听不见了
但他还是鼓起勇气快速的说了一句
我真的非常喜欢你

托尼掏了掏耳朵
稍微坐直了点
大个子,你是在跟我告白吗?
史蒂夫面红耳赤
深呼吸一下
抬起头看着托尼
重重地点了下头

托尼把没吃完的果子一丢
皱着眉头喊
我是要做国王的!
然后一溜烟跑了出去

国王有些骄傲地安慰万分失落的史蒂夫
哎呀你看
这也是没办法…噫?噫??
你、你别哭啊?

吓死我了
托尼窝在长公主佩普的垫子上
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
那个大个子突然说要求娶我啥的
真是吓死人了
不过我也能理解他
毕竟我的魅力无人能挡
想追求我的女孩能从我们国家排到他们国家
托尼臭屁的抬起下巴
洋洋得意的样子

佩普看了看他乱七八糟的睡衣
脚上趿拉着的拖鞋——还少了一只
睡成鸡窝的头发
明显还没洗的脸
表情十分复杂
她拍拍托尼的肩
对他说
保持你的天真,我可爱的托尼。

史蒂夫失落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不会放弃的
他这么对自己说
虽然托尼不端庄
不优雅
甚至不是一位公主
但我爱他

托尼最近发现
他走到哪都能见到那个金发碧眼的大个子
不管是和佩普、娜塔莎、克林顿一起游玩
还是喝下午茶
还是出城堡体验生活
史蒂夫就像他的第二位骑士一样
紧紧的跟在后边

贾维斯作为第一位骑士
有了很强的紧迫感
托尼安慰他
没事,你仍是我最棒的骑士

然后他看到了史蒂夫无比失落委屈的脸

托尼有些不知所措
难道自己也要夸他和贾维斯一样棒吗?
可是他不是骑士啊!
你是一位王子啊史蒂夫!
为什么不好好当你的王子跑来跟着我
还跟我的骑士争风吃醋??

托尼想不明白
他…转头撒腿就跑了
贾维斯和史蒂夫立刻追了上去

在花园里享受下午茶时光的娜塔莎
看到托尼咋咋呼呼地跑过去
她摇了摇头
再然后
看到贾维斯和史蒂夫追过去
她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我的弟弟托尼
其实不是十八岁
是刚满八岁吧?
娜塔莎认真询问克林顿
克林顿也认真回答她
是的
而且他还有一位同样八岁的追求者

史蒂夫微喘着把托尼堵在了花园的凉亭里
他单膝跪在托尼身前
把额头抵在托尼的膝盖上
闷闷不乐地嘟囔
你从来没有夸过我
哪怕一句

不常运动的托尼吭哧吭哧喘着气
闻言翻了个白眼
有气无力的说
老天,你是一位王子
为什么想让我像夸赞自己的骑士一样夸赞你?

史蒂夫委屈巴巴地抬起头
注视着他
因为我不想做王子
只想做你的骑士
保护你
被你依赖
得到你的夸赞
向你献上我的一生

托尼猝不及防被直球打中
藏在鬈发下的耳尖悄悄的红了个透

第二天
国王在自己桌上看到了一封信
他心头一跳
有种不好的预感
国王展开信纸
上面写着

亲亲父王:
为了两国友好往来
我决定嫁给史蒂夫了
不用担心王储问题
佩普会是个好女王
记得祝福我们哦~
你的宝贝儿子
托尼

国王…国王一口老血都要气出来了!


史蒂夫是一位王子
他的婚礼十分盛大、梦幻
和传统童话故事不同的是
他迎娶的同样是一位王子
他的人民十分爱戴自己的王子夫夫
所有人都为他们献上了祝福
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完】

【托尼的婚后生活小彩蛋】

托尼捂着腰
有气无力的呻吟着
“史蒂夫,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一位刚成年的青少年?”
史蒂夫将扣子扣到最后一颗
笑着亲了亲托尼分外红艳的唇
“下次你可以提醒我。”
“提醒你会怎样?”
托尼懒懒的掀起眼皮
“会停下来?大概。”
史蒂夫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
托尼认真记下了

到了晚上
他在承受不住的时候
伏在史蒂夫耳边低泣着
不要了,不…我才刚成年,受不住了——
而史蒂夫顿了顿
随即动得更加凶猛
他的双眸闪闪发亮
情欲高涨

事后
托尼连根指头都不想动
他哑声抱怨
你说你会停下来的
史蒂夫觉得十分抱歉
我没想到,托尼
他说
但是一想到如果早上半年
我操的就是没成年的你
真的太刺激了

托尼…托尼想往他那张无辜的脸上来一拳